关于天堂的父亲随笔

2022-05-13 11:42:01节日随笔

篇一:关于天堂的父亲随笔

父亲去世了,是那样的猝不及防。十三岁的我扑在父亲的遗体上嚎啕大哭,家里的顶梁柱倒了,天似乎塌了下来,世界一片黑暗。

在叔叔伯伯的帮助下,我们安葬了父亲。剩下来的日子,我和母亲孤伶伶的守着清贫的同时又难以从失去亲人的悲痛中解脱出来,不知为什么,我的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

一天中午,我拖着很重的步子从学校回到家中,黯淡的生活让我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我满脑子里只有我去世的父亲。到了家里,母亲从炕上坐了起来有气无力的说道:“回来了,妈给你做饭去。”

什么?还没做饭啊?一股无名业火陡然从心中升起:“你干什么去了,竟然还没做饭,你想让我迟到啊?”

面对我歇斯底里的叫喊,母亲没说什么,只是默默的走到厨房默默的忙碌起来,我跑进屋里一头扑在炕上委屈的哭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的我,感觉一直温暖的'手在抚摸着我,一种久违的感觉传遍了我的全身。睁开眼睛一看,是母亲。她的眼睛里浸满了泪水,见我醒了,赶忙扭过头去拭去了眼泪。

“妈,刚才我……”

“孩子,我知道你是想你的爸爸,是妈不好,没有照顾好你。”母亲再也忍不住的小声哭了起来。

“妈,我错了,你别哭了。”

“孩子,你爸爸已经走了,而我们活着的人必须要振作,你想想,你爸爸如果看到你这个样子,他会不会生气呢?”

“妈,我……”

“你爸爸走了,你就是家里唯一的男子汉了,也是妈妈全部的希望,如果你也这样消沉,妈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说到这母亲已是泪流满面。

我抬起头看着母亲,母亲的眼神里写满了悲伤,写满了期待,是啊,父亲去世,母亲和我一样的悲伤,不,是比我更悲痛,母亲也许没想让我帮她分担忧愁,但我应该和母亲去共同承担生活的不幸,受伤的心本该安慰受伤的心,而我却在痛苦中忽视了别人,忽视了一颗同样在流泪的心。

“妈……”我哭着扑入母亲的怀里……

我知道,在这次痛哭之后,我不会再哭泣,我要用自己的坚强与力量为母亲撑起一片晴空。

篇二:关于天堂的父亲随笔

光阴荏苒,时光飞逝,不觉父亲离开我们已经三年多了,每当闲时就会想起父亲在世时的模样:田间劳作的身影,慈祥可亲的笑容,谆谆教诲的声音。父亲为了能使我们过上好日子,一生节俭,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好吃的都给我们留着,等我们都成家立业了,日子过好了,他却离我们而去。我思念父亲,有时人一个人默默流泪,有时我一个人来到父亲坟前去,给坟头添把土,坐在坟前的草地上,父亲在世时的情景就像放电影一样在脑子里播放,仿佛父亲又回到了人间。可怜的父亲,儿子没有尽好孝道,儿子心里愧疚万分,假若您能再活一遍,儿子一定会用百倍的爱来孝敬您!

听母亲说,我出生时,母亲没有奶水,我只有喝牛奶和羊奶,可那时家里很穷,没有钱买奶,我经常饿得哭叫,爷爷每天担担卖菜,卖一天菜,回来就给我买一瓶奶,一担菜的钱也就只够买一瓶奶,随着我一天天长大,一天一瓶奶已经不够喝了。孩子总得要抚养,日子总得往前过,怎么办?,于是父亲就只好出门,来到西安上班,父亲上班第一个月,发工资当天,什么都没有买,就是让别人从西安捎回十几瓶牛奶,算算,这十几瓶奶几乎是父亲一月的全部工钱,也不知当时父亲这一个月是拿什么生活的?后来母亲问起父亲,父亲只说了一句:孩子吃奶最要紧!

到我上小学时,父亲仍然在西安上班,当时父亲已经转成了正式工人,在省建筑公司上班,工作很辛苦,父亲小时候是在苦水里泡大的,饱受磨难,在工作中他不怕苦不怕累,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年年被评为优秀,他为人正直,从不和领导、同事闹矛盾,总是给我们说:吃点儿亏不要紧,要紧的是要做一个正派的人,所以,父亲在单位口碑一直很好。

我们家离西安100公里路程,父亲很少回家,有时半年才回一趟家,我记得父亲回家都是在晚上,因为白天要上班。为了省钱,每次回家父亲都是坐铁路上的货车,不用买票,那时火车速度很慢,从西安到家有时要坐五六个小时,又是晚上,冬天又冷,货车又都是敞篷,无遮无拦,只能饮寒风吹雨雪,下车后,还要再走上十几里的夜路才能到家,到家已是后半夜,脸上身上一层灰尘,人已累得精疲力竭。母亲经常说:咱家日子能过到现在,全靠你爸哪点儿工资,没有你爸的工资,日子真不知道该怎么过。

父亲是有名的孝子,对我奶孝顺,为了更好的照顾我奶,他提前退休,由于政策不允许,父亲退休时我们兄弟三个没有一个接班,为这,我还曾埋怨过父亲。父亲对我奶百依百顺,陪我奶聊天,喂吃喂喝,端屎端尿,从无怨言,直到我奶病逝。

一生勤劳,直到最后一刻也没有停歇。我们村是原来的“蔬菜村”,全村所有土地全部种植蔬菜,这就使得人们根本没有空闲时间,每天早上要去集市卖菜,中午要在地里干活,下午边干活边收拾各类菜,为第二天出售做准备,忙得连吃饭的时间也没有。我们家除有一亩多蔬菜地外,二弟还种植了一大棚蘑菇,父亲每天拉上架子车要去集市卖菜卖蘑菇,天热戴上草帽,天冷戴上手套,下雨披着雨衣,下雪头顶风雪,从不间断,天天、月月、年年,十多年如一日就是这样度过的,集市上人人都认识我父亲,他们都说:这老头儿这些年天天卖菜,肯定攒下不少钱。其不知:父亲每次卖菜回来都将钱一分不剩的交给我母亲保管,可这些钱最终都花在了给两个弟弟娶媳妇、盖房和还账了,他连给自己买一件衣服的钱都舍不得花,他的血汗都被两个弟弟榨干了,他那里有钱啊!

由于我上班的单位离家比较远,不能常在父亲身边,回家就给他买点儿好吃的,可他总是嫌我花钱,不让我买。看父亲很辛苦,我和妻子商量让父亲到我们这里居住,可他不同意,说在家里自由,住不惯我们这里,其实我知道,他是放心不下家里的活。有一次我和妻子硬把他叫来,只住了三天,就给我说他梦见了弟弟,梦见蘑菇都腐烂了,说是要回家看看,挡不住,只好让他回去,后来再也叫不来了。

父亲一生劳作,腰累弯了,头发白了,皱纹深了,茧子厚了,在他生病期间,脚上的伤口疼,为了能继续卖菜,大热天不得不穿着棉鞋,一瘸一拐,村里人看不过眼,就劝他:该歇歇了,可他总是说:不要紧。在他住院前的一天,还挣扎着拉着车子卖菜。

父亲啊!您走了,撇下我们走了,我作为家里的老大,没有尽到孝心,您在世时没有照顾好您,现在想照顾您也晚了,我好后悔!愿父亲在天之灵能原谅我这个不孝之子吧!

亲爱的父亲,您安息吧!

篇三:关于天堂的父亲随笔

今天是您走的第十二天,伤了的心依然在思念中回忆您的面旁,伤感的泪水在眼眶里不停的往下淌。爸爸,你在天堂还好吗?瘦了没有、冷了没有、病痛的折磨你还能感受到疼吗?慈爱的爸爸,你要是活着得有多好,一个完整的家因为缺了你的存在,显得那么冷,那么的静,留下的只有回忆和思念。妈妈在痛苦中挣扎着,每天泪水涟涟,一直在问你是否还能回来。回来吧爸,你能听到我的呼唤吗?

爸,你快回来吧,没有你,这不是一个完整的家,没有你的存在,我们以后的团圆节不在有欢乐和笑容,我们的那片天塌了。摸着你那冰冷的像片,回忆着你的温柔和笑容。好象你还站在路口等待我回家的样子。满桌的酒香,你吃的那么的用力和满足。可是现在只能在回忆中寻找你的影子。爸,不要离开我们,你知道女儿有多想你,慢慢的夜来了,看着冰冷的天,感觉到你那边的阴冷。

生病的那天,你一定是把自己吓坏了,你象个小孩子一样,听着医生的话,配合着治疗。可是病痛的折磨,你一定是无法忍受了是吗。爸,你在坚持一下多好,我能为你分担一些多好,你能多和我说上几句话多好,回想起来真是后悔。是女儿没有照顾好你,是女儿没有为你分担,是女儿无能无法治疗你的病痛,是女儿的错。爸你回来吧。你怎么舍得妈一个人痛苦。你怎么舍得不交待一句就这样无声的离开。慈爱的爸啊!我多想你,你知道吗?回来吧。求你了。

我多想你在牵着我的手送我上学,多想你喊着1.21陪我跑步,多想你在下雨时背着我,趴在你温暖的背上。多想你在给我打电话叫我一声老丫头。多想你在给我机会护理你一次。爸,女儿对的呼唤你能听到吗?回来吧!今天妈妈还问我,你哪天能回来。能不能回来,我该怎么回答她啊!

爸,你走的太快了,女儿看不见你有多着急你知道吗?怎么就阴阳两分了。不会的,你不会不理我们的是吗?在你走的那天,女儿的泪水已经是不能控制的闸了,湿了眼,湿了床。湿了你的脸旁,你也不能帮女儿擦一下吗。我感觉到你一定是知道的,只是你太累了,为我们辛苦了一辈子太累了是吗?

爸,我会照顾好妈妈的,你放心吧!你在天堂不会有病痛了,不会在辛苦了,你一定要开心啊......

慈爱的爸爸啊。你知道想你是多么难吗?爸爸,你一路走好。我和你约好梦中相见好不。我有说不完的话要告诉你。爱你的老丫头。

篇四:关于天堂的父亲随笔

深夜与早晨相接时,男孩忽然惊醒,背上大汗淋漓,惊慌失措。他呆若木鸡了一阵子,便向电灯开光走去。此时此刻,阴森森的环境对来来说简直是四面楚歌……

晚上吃完晚饭,我茫茫然地径直向阳台走去,步履吃力。到了阳台,我仰望星空,看着众星拱月的星空,便思绪万千:星空虽然如此之大,但是数不胜数的星星与与众不同的月亮却能一起在夜空徜徉,多么幸福美满啊!想到这,我不禁有一丝凄凉。

忽然有一颗流星闪过。我连忙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希望父亲早日归来。此后,我便回房间,带着美好的愿望睡去了。

我躺在床上有些难过。为什么父亲一定要在五湖四海漂泊呢?说是为了视野发展吧,说是为了养家糊口也罢,但是您真的愿意为了事业抛下我们“孤苦伶仃”的母子吗?我想您也算是身不由己,迫不得已吧……

朱自清曾说:“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可是,为什么父亲您还没有回来呢?

您曾对我如此之好。当我摔倒时,您鼓励我爬起;当我情绪低落时,您安慰我振作;当我取得好成绩时,您不吝给予我表扬;当我犯错时,您不厌其烦地教导我。

在逃去如飞的日子里,我已长大成人,我变成了阳光自信、矫健如飞的青少年。与此同时,您也渐渐衰老了,没有了从前结实的臂弯。您为我实在操了太多心,无论我怎么挽留您头上的青丝,却都无济于事……

您不在的日子里,总是噩梦连篇,整天失魂落魄。仿佛少了一份支柱。可是,您就是那个远方的守护者啊——父亲,您想我们吗?

“啊——父亲,您回来吧!”

篇五:关于天堂的父亲随笔

父亲还是走了。

我想留的,但是留不住!

我将永远记得父亲回家路上,临走之前最后的嘴唇的颤动,还有突然涌出的泪水。我只是轻轻的擦去父亲眼角的泪水。我知道父亲不想走,但是他抗争不过命运与病魔。

在医生做最后努力的时候,我的泪水早已无可抑制的流下。但是我知道还有很多事要做,还有很多事要去安排。

那个时候,我的大脑只有一个念头,不管父亲是否知道,是否愿意,是否理解,我必须把父亲带回家去。

做这样的决定是如此的艰难。但是我必须做出这样的决定。我掐灭了父亲生的希望。虽然医生早就说了希望早已经是渺茫。但是确实是我亲手剥夺的。我需要带父亲回家去,在最后的时刻。

父亲6岁离开了家,然后开始自己倚靠放牛来养活自己,直到最后有了家,有了我们,但是哪么些年父亲一直在外面为了他的家漂泊着。我必须带他回家,回他用一生建立的家去。

这10天,我一直陪在父亲身边。我尽我全部的努力陪伴着。希望父亲能感受到爱,温暖,还有欣慰。一生的劳累,奔波,承受的种种的委屈,辛苦,无奈,磨难,等等,最后父亲能够安心,能够无所牵挂。

与父亲之间我们从没有谈过爱字,但是爱一直在。

这几天是如此的艰难,心灵的震颤是如此的强烈。我无法写下更多的语言来表达,表达我心中浓积的感情。但是,父亲,你要记住,我是你儿子。你唯一的儿子。我爱你,一直是。没有埋怨,没有过恨,只有爱。

我想你,你也一直在我心中。将是永远……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