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过世奶奶的随笔

2020-03-12 00:45:01生活随笔

怀念过世奶奶的随笔【第一篇】:怀念奶奶

今年清明节,我带上妻儿回到乡下老家,给我的奶奶扫墓。

奶奶是在我开始去省城读书那年离开的。她去世的那天,我正在教室里上课。如果不是叔叔匆匆发来电报,我还不知奶奶过逝的消息。那一年,生命中永远忘不掉的1995,我中考过后,人生命运转折的初始之年。对于我家来说,这是一个多事之秋的年份。先是大哥大嫂操办婚事,家中借下了一笔债款。随后我升学,不菲的学费摆在全家人面前。依靠亲朋好友、左邻右舍的倾囊相助,我最终在大哥陪伴下,头一回远离家门,赶往省城求学。接下来不到三个月,奶奶生病过逝,小侄女哇哇落地,悲喜事接踵而来。老天爷仿佛在有意考验着这个并不富裕而多难的家庭。记得当我跌跌撞撞赶到老家时,奶奶已经入土为安,爷爷待在老屋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照看着摇篮中的侄女。当时的具体细节与诸多不堪我知之甚少,时隔多年后,才从母亲那得知了一些片段。一年中发生那么多事,尤其对扎根农村、贫困不堪的老家来说,该是多大的磨难啊!正如父母经常说的,那一年,真正的累垮了身体,人一下子变苍老了。

一晃二十一年过去,奶奶的坟头高高屹立在村口相望的山林中。我作为家中的老幺,奶奶生前格外疼爱的小孙,内心是有愧的。清明时节,我给奶奶扫墓的次数微乎其微,哪怕是过春节那会的“探望”,也是不多的。单身时或许还好,结婚后的这些年,少之甚少。清明节当天,爸妈原本不想让我上山扫墓。主要是奶奶去世多年,我回来的少,怕突然的出现,奶奶一时会高兴过度,难免惊吓了自己的儿孙。对于难得的一次清明返乡,我并不想强忍内心的无限怀念。跪在奶奶坟前,我不知该说些什么。时间一晃而过,数十年的光阴冲淡了自己因奶奶逝世的内心悲伤,也逐渐消减了关于她的许多记忆。如果我再不出现,怕是奶奶她老人家也会慢慢淡忘了小孙儿的模样。

对奶奶的记忆,犹如想自己出生时的那些事一般模糊。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小学时的我很调皮,不像如今这般文静。母亲隔三差五会对我的一番胡闹给些“教训”,但凡此刻,奶奶便会挺身而出,用自己稍胖的身躯护着宝贝孙子。放学回家,我最向往的便是爷爷奶奶用餐的那张小木桌。那时奶奶和爷爷单独开灶,与我们是分开过的。一旦有好吃的,不用我央求,奶奶总是立刻把我单独叫过去慢慢享用,这些美好记忆是忘不了的。记得有一次,我和二哥在家中闹腾的厉害,把刚孵出不久的小鸡踩死了两只。原本指望养鸡生蛋贴补家用,闯下的这番祸彻底惹恼了母亲。她拿着小竹编追着我俩满屋跑。眼看我们二人将难逃一番皮肉之苦,奶奶意外的跑了过来,把我俩紧紧护在怀里,像鸡妈妈保护自己的小鸡一般。最终我和二哥逃过一“劫”,但婆媳间的争吵又有了新的篇章。小时候,奶奶留给我这般疼爱的记忆占据了全部的脑海。虽说有些溺爱,但对于孩童的我来说,感觉奶奶是无处不在的“保护神”,让自己平添了几分顽性。

上初中后,学校离家有八里多的路途,我不得不寄宿在校,每周回家一趟。读书三年,渐渐懂事的自己,不再与人打闹。加上家中经济实在困顿,不能同时供两人读书。比我年长三岁的二哥小学一毕业,便去了一位远房亲戚家学徒,走上了另外一条人生道路。这件事的发生,使我更加懂得升学的来之不易,内心满是对二哥的敬意,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带着这份心情,我全力投入了求学生涯,家中大小事也不怎么放在心上。

年少的我,不经意迈入了懵懂的青春叛逆期。读初中那会对爷爷奶奶的百般疼爱多了一份不该有的“冷漠”,有时甚至对奶奶和其他人产生无端的挑剔和反感。三年初中,自己读书比较上心,但也少了同龄人的精彩生活,更缺乏对家人的关心,包括对爷爷奶奶身体状况的关注。爷爷做七十岁的寿辰,那会奶奶才六十多一点,身体也没什么大的毛病。倒是在我初中快毕业那阵子,听母亲说,奶奶脸色有些发黄,肚子比平日更鼓了一些。后来,我去省城读书,爷爷奶奶一起去小姑家玩。结果奶奶一病不起,医院直接下了病危通知书。没过几日,奶奶便永远离开了。

奶奶过世前,自己已经到了十五岁,不算懵懂无知的年纪。如果那时能对自己的奶奶多份关心,多些孝敬,或许眼下已为人父的我,也会多些心安与温暖。

“好想自己的爷爷奶奶”。当汽车驶离老家不远,年满6周岁的女儿嘟囔了一句。这一稚嫩的感慨,让我的思绪顿时沉浸在儿时的美好中,我又想起了自己逝世多年的奶奶。曾经,慈祥的奶奶是多么疼爱她的小孙儿,就像今天,我的父母对她们最小的孙女给于百般的疼爱一样。

感谢上苍的厚爱,在奶奶逝世多年后的今天,我的爷爷依然健在,身子骨还很硬朗。他已步入九十岁高龄,生活能够自理、思维还很清晰,这是多么的庆兴啊!远在天堂的奶奶仍然在呵护着我们家人,在另外一个世界,以这样的方式疼爱着自己的儿孙,守护着家人的平安健康。

有时我也会心生一些妄想,如果奶奶还健在的话,也该是八十多的老人了。我陪伴在身旁,望着她和爷爷一同漫步在村口的水泥路上,那该有多好啊!

怀念过世奶奶的随笔【第二篇】:怀念奶奶

总喜欢一个人静静的呆着,就那么呆着……让思绪飘向远方,飘向从前,回忆回忆回忆!

儿时的我快乐吗?幸福吗?至少一帆风顺吧!有时候想的太多头就会痛,有时候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我有俩个哥哥,一个妹妹,一个弟弟。奶奶在我三岁的时候去世了!听妈妈说,在闭上眼睛之前,奶奶还一直念叨着我的名字:别把她放在水边!其实在她昏迷的那段时间我一直在外婆家。

小时候我应该是快乐的。大哥大我七岁,二哥大我五岁,我比妹妹大六岁,比弟弟大八岁。奶奶的宠爱都给了我。妈妈说,夏天热的时候,如果我睡着了,谁也近不了我的身边,奶奶怕我热,一只手把着我的小床沿,一只手摇扇子。可惜那时候的记忆太模糊了,模糊到已记不起奶奶的面目。

只记得,有一次奶奶用俩条小板凳拴上绳,地上铺已个肥料袋子,让我躺在上面。听妈妈说,是因为我对奶奶说了脏话,这是她对我的惩罚。

奶奶去世是在1983年12月1日,爸爸说,当时下很大的雪,连着下了三天三夜,由于路面太滑,棺材太重,奶奶出殡的时候,我们前中后三个村子的老少爷们都出动了。也是从那时起,谁家有个红白喜事,帮忙的人不用喊就到齐了。

哥哥告诉我,奶奶下葬的时候,我们兄妹三个全被拴在了磨盘上,后来才知道,是怕奶奶放心不下我们,会把我们带走,所以才那样做的。

奶奶去世的三十年间,我一次也没有去过她的坟上,不是我不孝顺,是怕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每年的春节,大年初一早上,妈妈会在牌位钱摆上贡品,我们会依次祭拜。

在2013年的12月1日,我和二哥去祭拜去世三十年的奶奶……

怀念过世奶奶的随笔【第三篇】:奶奶

奶奶因为晚年的疾病去世,离开我们已经将近七年了。七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这七年里我经常会想起奶奶梦到奶奶,有时候恍恍惚惚甚至感觉奶奶没离开过。她依旧在屋里屋外忙碌。她在阳光下晒着冬日里厚重老旧的棉被,在阴凉的室内缝补着衣裳和袜子,或到隔壁奶奶家串门,有说有笑……

至今,一想起奶奶便想起奶奶脸上慈祥的笑。奶奶时常笑,笑起来连皱纹都是温柔的。奶奶早年十分贫苦困难,一生节俭,但奶奶对生活的态度是很乐观很热情的。我的童年因为有了这样的奶奶的陪伴是开心而无忧的,那时候好像永远都有做不完的事,有趣的事。

和许多爱吃的孩子一样,我喜欢家人做的各种各样好吃的食物。而奶奶会做许多种小吃,也能把简易的食物做出美味的饭菜。那会儿妈妈在做菜方面还有很多要学的地方,都是奶奶一一指教的。有一道简单的菜是奶奶蒸的鸡蛋羹,蒸出来的鸡蛋羹特别滑嫩可口,现在我怎么也蒸不出当年奶奶做这道菜的味道。在逢年过节的时候,菜品就更丰富美味了,端午节的包子,粽子,咸鸭蛋都特别好吃,现在市面上的这些食物有很多种花样,可我坚定的认为我奶奶做的才是最好吃的。

在生机勃勃的春天里,奶奶会让爸爸采摘椿树上最嫩的叶子给她,她用来煎鸡蛋吃,那时候很小的我还惊讶于树上的叶子竟然还能用来炒菜,煎出来的鸡蛋别提有多香了。奶奶还会带着我们去外面拔笋子,特别小的笋子,拔起来一点都不费力,我和哥哥两人帮着奶奶拔,跟好玩似的。奶奶便用了类似这样不起眼的食材在她的小灶房里生着柴火做出了很多美味、香喷喷的饭菜。

奶奶还喜欢花鼓戏。每年的一个月份庙里都会有固定的唱戏的,乡亲父老都会一起去看,人多,热闹。爷爷奶奶带着哥哥和我去庙里看戏,我是特别开心的,也觉得好玩,何况庙里还有很多卖小吃的呢,跟着爷爷奶奶去的小孩子大概都觉着好玩吧。虽然表演的人在戏台上咿呀咿呀的唱着,我们小孩子也听不懂,但看着爷爷奶奶都很喜欢,也会跟着一起乐了。

家里的电视台有唱花鼓戏的频道,我就拉着奶奶过来看,她看到很投入,还为里面的好人被坏人陷害急得不行,我忙对奶奶说,别着急别着急,后面会好起来的。这样的奶奶,一看到花鼓戏,情绪完全跟着戏的发展起起落落,不能自拔啊。

关于奶奶的回忆还有很多很多,我都还记得太清晰了!如今,我时不时就会想起奶奶。尤其是在看到那些上了年纪头发斑白的老人后,就会更想念我的奶奶了。现在的我无比羡慕那些家里有着一位慈祥可爱的奶奶,而我的奶奶却不在我的身边。那些还能听到奶奶充满慈爱与关怀的唠叨的朋友是多么幸福!

怀念过世奶奶的随笔【第四篇】:怀念天堂的奶奶

时光如梭又是一年春来到,转眼间我最亲爱的奶奶去世快一周年了,至今奶奶的音容笑貌依旧映在我的脑海显得还是那么清晰。

后天就是清明节了,由于忙不能回去给奶奶上坟送纸钱了,最近我心里一直有种欠愧的感觉。请奶奶不要怪罪你的孙子,不久你的孙子就回家去你坟前看你,给你送钱送好吃的。

亲爱的奶奶!此时此刻我真的很想你!可我总是控制不住想你的眼泪流出来……。

现在每当想起奶奶我的眼泪立刻充满眼眶,感觉有很多的话想给奶奶说,我是个喜欢怀旧的人,尤其是对自己的亲人和熟悉的人,在梦里时常都有他们的影子。从小就在奶奶身边长大的我,当看到奶奶离开的时候,我的心真的是很痛,好像是天都要踏下来一样。

我感觉我忍受不了失去亲人痛苦,那是因为我长这么大的几十年中,奶奶是我看到的第一个去世的亲人。

由于奶奶慈祥.勤劳.善良,生活很乐观,所以身体一直都很好,去年去世时享年98岁。

奶奶的一生过的很劳苦,常听奶奶给我讲,我的爷爷被日本人抓壮丁干活累死的。当时我的爸爸还不到一岁,是奶奶很辛苦的把我爸爸养大,直到你亲眼看到我们现在的五世同堂,看到你的子子孙孙其乐融融欢聚一起的时候,你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乡亲们都说你晚年过的很好,没有受什么罪,也没有生病就这么安详的离开了。谁都说您一辈子待人都那么和善,从不生气。您走了也没有留下一句话,就这样我们分开了,在您走过的一段时间里,我每天都会梦见您,想起您就会眼泪控制不住……

亲爱的奶奶,我很想你,希望你在天堂里和我的爷爷快乐健康无忧无虑的生活!

怀念奶奶,怀念天堂里慈祥的奶奶!

怀念过世奶奶的随笔【第五篇】:怀念奶奶

奶奶离开我们已经十几年了,如果不是去世她老人家今年也有97高寿了。我很怀念她老人家,梦中常常梦见她。高高的个子,微驮的背,有着一双鲁迅先生笔下杨二嫂式的圆规脚,走起路来颤颤巍巍, 梳着粑粑头,耳垂下吊着一对银耳环,有着一张慈祥的面孔,虽说身体不好但嗓门却很大,喊起人来整个生产队都能听到,头三不知的摆动(这都是解放前家里生活太苦,生完孩子就下地干活没有休息好造成的)这就是我的奶奶,一个善良。贤惠。坚强的农村女性,一个深受大家喜爱的女姓。

奶奶1918年出生于安徽省岳西县温泉斯桥梁子岗王家,适婚年纪(也就是上个世纪30年代)和我小姑奶换亲来到我家,爷爷个子很高一敞二大的,听说很英俊,奶奶面貌姣好和爷爷很相配。奶奶和爷爷一起生养了儿女十几个,由于日子很苦,成活下来的只有四个:我父亲。小叔和两个姑姑。那时家里条件很不好,我家是贫农,人们日子都过得很艰苦,国家战争不断,国民党经常到乡下抓壮丁,我爷爷为了躲避被抓壮丁,经常跑离家乡,整天过着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的生活,天当被来地当床,把身体搞坏了,40岁左右就去世了。我可怜的奶奶40岁上就守寡,上有公婆要孝顺,下有一窝儿女要抚养,可以说当时日子是多么的艰苦,但奶奶扛下来着,凭着她的善良贤惠能干和坚强一路艰辛的走过来着,将儿女们拉扯大并且还把父亲读了高小。在那个时候,一个女人上有公婆下有一窝孩子,是多么的不容易,还把父亲读了书,可以想象奶奶是多么的能干和要强!父亲很聪明高小完成后考取了初中,那时上初中要交两担谷子,家里交不起,从此父亲就辍学了,当时只要初中毕业了,一般都会安排工作的,因为那时候人才缺乏,但父亲没念成,这是父亲的遗憾。

春雷一声震天响,来了救星共产党, 解放了!家里日子开始好过了,父亲叔叔姑姑们也逐渐的长大了,奶奶的担子稍微轻了,外面的事情逐渐交给儿女们打理,自己就在家里做家务,织布养猪养鸡打理菜园,缝缝补补洗衣做饭。父亲18岁上可以去当兵的,由于爷爷去世了,他在家是长子也就是人们所说的生活子,家里的担子需要父亲来扛,也没让他去成,参军回来后都会安排工作的,我聪明的父亲就这样失去了两次改变人生的机会,无可奈何的守在奶奶身边。父亲也成家立业了 ,文化大革命那年我出生了,因为我上面还有个姐姐出生十几天就夭折了,可以想象我的到来给奶奶及这个家庭带来了多大的欢乐,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放在手里怕冻着,小心翼翼的养育着我,我小时候体质很弱,经常生病,一生病就要吸氧,每次都是奶奶(因为奶奶在家里,父母都出去干活去了)发现了我危险,不管在做什么事情都立即放下来,迅速的抱我跑到县医院抢救,可以说我的命是奶奶救的,因为抢救及时没有耽搁,所以每次都化险为夷。那时县里有个牛奶厂在张榜附近养着奶牛,妈妈的奶水很少不够我喝,奶奶就叫父亲到牛奶场买了好多鲜牛奶给我喝,总之身体底子不是很差。60年代国家很困难,什么物质都缺乏,买什么都要凭票,买肉要肉票,买布要布票,粮食要粮票,肥皂要肥皂票,还不多每家都是限量供应,每年家里计划着今年给谁添衣服,明年让谁扯布做,家里人衣服经常不够穿,所以奶奶就在自家地里种了很多棉花用来纺线,做棉袄做棉鞋打被絮,将纺的线织成布拿到染厂染色给我们做衣服。我是听着奶奶纺线声音长大的,奶奶妨的线很均匀。那时人们的穿着,最好的布料就是灯芯绒。平绒。卡机布,什么涤卡。的确良都是国家干部才能享受得起的,一般人家稍微好点的就是丝林莎。卡机布。我一个亲戚,儿子是小学校长,来我家走亲戚,上身穿的不是灯芯绒就是平绒,下身是卡机布,能说会道大家都喊她能八哥(一种鸟)。奶奶走亲戚上身不是丝林莎就是卡机,下身是一般的滑石布,像我这种小孩上身都是花洋彪,裤子就是穿着奶奶织的棉布或滑石布,虽说没什么好的,但也整的整整齐齐,没穿过破衣服。

1969年,岳西遭受着特大洪涝灾害,我们生产队的房子除了两家地势高的外无一幸免的被淹了,我家除了把我抢出外就是抢了两升麦子,来不及洪水就咆哮的冲到了屋前。县里将我们队上人家分散安排在邻队,一家一户,国家给的救灾粮就是干红薯片,红薯片就是用生红薯切成片子晒干,那个真不好吃,我还记得苦苦的味道,那时国家穷呀,救济粮也有限不够吃,全村老少除了小孩和老人,都出动逃荒要饭,要的粮食回来供应全家。就这样将就的来到了69年下半年,奶奶说这样总是歪在人家里也不是事情,就回娘家叫了舅公公来帮我家做房子,奶奶和她娘家弟弟姑嫂相处的很好,一呼百应来了很多人,就在那年,我可爱的聪明漂亮的小姑姑离开了我们,在挑土时被土方掉下来压死着,那时姑姑19岁找了人家还没出嫁,随后我的大姑姑一次意外摔伤得了破伤风也离开了我们,这对奶奶是多么大的打击,以后只要不开心奶奶就到姑姑坟头痛哭,每当看到奶奶这样我心里好难过,我就想等我长大了我要像姑姑一样的关心你,温暖你的心让你不伤心。这以后奶奶更疼我了,尽管以后添了两个弟弟,但奶奶还是最疼我,弟弟们经常说我是家里的女宝,别家的孩子都要做家务带弟弟妹妹,我不用,每天都糊里糊涂快快乐乐的玩着。

奶奶会做鞋子,做的鞋子有模有样,穿在脚上很有型的很舒服,全家的鞋子都是奶奶做,经常做鞋子拿出去卖补贴家用。也会腌咸菜,村里人家做喜事要小菜都找奶奶,奶奶很热心,自己不吃也要慷慨的给人家,为此遭了家里人不少责怪,但奶奶都开心不生气。每次看到有姑娘到我家附近打猪草,奶奶都热情的喊人家:妹,歇一会来我家里坐坐喝茶哟。家里要赶上做圆子做粑,那更是送了东家送西家,我家那时是余粮户,家里粮食要稍微好点的,精打细算也管够。记得我一个亲房奶奶家缺吃的,她家孩子读书常常吃不饱饭,奶奶都会留一碗饭,等孩子放学回来喊上他到我家来吃,自己却用菜伴着饭吃。队上人不论老少都很喜欢我奶奶,说我奶奶贤惠,每次家里杀鸡秤一块肉一起煨一砂锅,只要有老人家来我家里坐坐,奶奶都要盛一小碗给老人家尝尝,那时物质很匮乏,一般人家做不到。吃鸡的时候,父亲和小叔要干活,首先给他们盛一大碗,再给我和弟弟们一人一小碗,鸡头鸡脚鸡翅膀鸡杂什给母亲来一碗,奶奶自己就搞点鸡汤下点面吃吃,我注意到了回回如此,奶奶就是这样舍己为人。

奶奶喜欢听戏,经常喊我小姑奶来我家一起到县剧团听戏,什么穆桂英挂帅,小慈店,陈世美等等,她们姑嫂相处的很好很好,每次听戏都带上我,我对听戏不感兴趣,咿咿呀呀的一句话唱半天不完好烦人,主要是上街好玩赶热闹,听着听着就歪到奶奶怀里睡着了。那时农村经常有人家请说书先生来家里说书,敲一下鼓说一段,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挤一屋,这时候我也总是跑去凑热闹,听着听着就歪奶奶怀里睡着了。

奶奶经常念叨,要让我的孙女读书有文化,将来大了找个戴手表的孙女婿。那时候农村条件好的就是手上戴手表,一般人家带不起,戴手表就是身份的象征。 一晃到了上学的年龄,那时开学都在正月,记得学校老师叫高年级的同学通知我到学校报到读书时,我正在和小伙伴砸鳖,砸的不亦乐乎,我回家告诉家里人,说学校通知我读书,奶奶说,好,去读书有文化,以后大了找个戴手表的孙女婿回来让奶奶高兴高兴。记得第一次上学是父亲背着我去报名的,那时候只有语文和算术,还记得语文开始是:日月水火。山石土木。前后左右。大小来去。人口手上中下,我那时读书也不向书上念,只想着下课玩。那时也没考学校的念头,家里只想我有点文化会算账就行,回来家奶奶就躲着给我好吃的。每个学期开学之前,先生都会来到学生家做家访,通知开学了,这时候奶奶都会炒上香香的瓜子或者给几个鸡蛋招待老师,问老师我在学校情况,老师说:娃是好娃很伶俐,就是兴嘴打哇哇,读书当歌唱,不向书上念,呵呵。

1976年不平凡的一年,岳西常常闹地震,说是地震只是微微晃一下,碗柜里能听到微微晃碗的声音,但县里高度重视,因为唐山大地震让全世界震惊,人们都让地震搞怕着,经常进行宣传地震来了如何应对,搭着防震棚,我在学校也听老师讲地震来了怎样做。9月9日上午,我们正在教室里上课,突然广播响了,我们第一反应以为地震来了,个个都跑出去趴在麦地沟不动,一会儿校长喊我们回去,说是毛主席去世了,我们都惊呆了,平时就听高年级的伙伴们议论,说中国出现了坏人,毛主席要是去世了国家不知如何搞,大家都担心。我们心情沉重的回去了,回到家一看,奶奶被几个人搀扶着,就像家里死了祖宗一样哭得好伤心,说是毛主席给了她幸福的生活,没有毛主席就没有她幸福的今天,我们都用白纸剪了白花戴在胸前悼念毛主席,开追悼会那天,我们都到县广场参加毛主席的追悼会,每个生产队都举行追悼会追悼毛主席,奶奶请到会前拍了照作了典型。

打倒了“四人帮”,恢复了高考,父亲说天公作美不拘一格降人才了,我们农门子弟也能考试录用跳农门了 。到处都听到哪里哪里谁谁家孩子考取了,这时候奶奶思想发生了改变,不再是要求我长大找个戴手表的孙女婿了,经常嘴里念叨我家孙女要也能考取搞工作就好了。我是糊里糊涂将小学混毕业了,竟然也糊里糊涂的考取了初中。到了初中以后,不知怎么回事开了窍,也不知是野鸡爬上了坟头,还是祖宗坟山冒烟,我对什么踢毽子。跳房子跳皮筋打弹子砸鳖工兵捉贼等等男孩子女孩子玩的游戏不感兴趣了,喜欢看小说,写作水平大大提高,对算术不感兴趣却对X。Y代数几何感兴趣,成绩大大提高,也或许是隐隐在心里有个念头:我既不想做鞋也不想上山爬柴,那就只有好好读书,将来买鞋子买柴烧饭。我成绩越来越好,奶奶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一晃初中毕业,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当时全省一所著名的卫校,成了一名医务工作者,奶奶那个高兴劲哟,逢人就夸我如何如何,她的做法招人嫉妒,人家在背后议论她她也不管,反正就是高兴。卫校毕业后我本来可以到城市工作,但我考虑到家里离不开我,父亲身体不好,还有两个弟弟读书,如果在城里花销大,没有钱拿回来,再加上毕业前夕我回到岳西,到卫生局人事股问了一下,我会不会被分到下面去,局里人事股股长告诉我,不会分到下面去的,县医院中医院防疫站都打了报告,要我这方面的人,因为我这个专业当时岳西只有我一个,我就信以为真。谁知到最后被人掉了包我被分到下面,下面的那个人调到了安庆。就这样我离家远了,虽说我每个月工资上交一半给家里,但对奶奶就没多大贡献,那时工资低,交一半给家里后我就所剩无几,虽说也经常买糕点给奶奶吃,买奶粉给奶奶喝,给奶奶做衣服,但离我心里对奶奶的承诺还是太远了,我说我要向女儿那样给奶奶关心,温暖她的心让她不伤心,但我没做到很愧疚,路途太远奶奶又晕车,也一直都没到我家里呆呆。尽管我对奶奶做的不够,但奶奶要求低,逢人就说孙女如何如何孝顺她,如何对她好,我真惭愧!现在奶奶永远的离开了我,我现在有条件好好的孝顺她老人家了,可是又无处行孝,真真体会了子欲养而亲不在的忧伤。

奶奶你在天国好吗?孙女想你,常常梦见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常常对弟弟们讲,多烧点纸钱给奶奶,让她老人家在天国有钱用,日子过好点,奶奶希望你在天国好好的生活,开开心心的!

展开剩余(
赞赏支持